军机处

南海仲裁案:美国才是幕后的“仲裁员”

美国要求台湾当局放弃南海历史性权利的主张,在南海问题上不得与大陆合作,而要配合美国。美国支持台湾扩建太平岛并加强岛上设施建设,在必要时为美国所用,特别是在美国及其盟国在南海与中国发生武装冲突的时候。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在任期将满之际,不顾美国反对,相继登上太平岛、金门、彭佳屿等地立碑宣誓在南海和东海的主权,美国只好将其上述政策托付给具有台独倾向的蔡英文。

在菲律宾突然对中国提起仲裁之前,中菲一直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及一系列双边机制框架下就南海问题保持磋商。2010年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在河内高调宣示重返亚太,称“和平解决南海争端”是美国在南海的两项“国家利益”之一。此后,美国高官和专家多次煽动菲律宾等南海声索国通过法律办法,特别是国际仲裁解决南海争端。2013年菲律宾提出仲裁请求后,美国不断地制造国际舆论,支持菲律宾、抹黑中国。美国国务院发表声明:“美国重申对以和平方式解决领海争端的做法的支持,而不必害怕任何形式的报复,包括恐吓和逼迫。”2016年奥巴马在美国与东盟国家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表示,美国将继续“强有力且永久地维持在亚洲的存在”,利用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实力建立“基于规则的秩序”。《纽约时报》等美国媒体也纷纷声援菲律宾,同时要求中国接受、参与仲裁。

美国表面上“不持立场”、“不选边站队”,但却在人力、财力、法律、军事、外交等多方面支持菲律宾挑战中国。且不说南海仲裁案菲方律师团队主要由美国律师担任,美国还为菲律宾提供军事支持和援助。在对菲军援方面,希拉里曾声明,中菲发生冲突时,美国会遵守《美菲共同防御条约》,为菲律宾提供军事保护。菲律宾驻美国大使奎西亚透露,在奥巴马的第一个总统任期内,美对菲军事援助“稳步增长”,2011年还不到1200万美元,到2012年就猛增至2700万美元。在美菲军事同盟条约及一系列有关军事合作协议的基础上,2014年4月,美国与菲律宾签署《强化防务合作协议》;2016年3月双方达成协议,允许美军以轮换驻扎的方式使用菲律宾的五处军事基地,包括靠近南沙群岛的巴拉望岛空军基地。可以说,美国不断增加的对菲军援助长了菲律宾对抗中国的气焰。此外,在菲律宾提起仲裁前后,美国政府及有关人员不断通过各种途径,收集有关南海,特别是南海断续线的信息资料,为菲律宾的仲裁活动提供信息及证据支持。

五、美国拉拢多方企图迫使中国执行南海仲裁裁决

六、美国要求台湾不得在南海问题上与大陆合作

针对中国对南海仲裁案“不接受,不参与”的态度,美国软硬兼施,企图逼迫中国承认、执行仲裁裁决。2016年2月17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加州与东盟十国领导举行峰会时表示,南海区域各声索方必须通过合法方式和平解决争端。美国国防部负责南亚和东南亚事务的副助理部长西赖特表示,美国与欧盟、澳大利亚、日本、韩国等盟友均认为,国际仲裁必须获得尊重,如果中国拒绝照办,将会付出代价。此外,美军从2015年伊始便在我国南海海域开展所谓的“自由航行”行动,从军事上挑战我国在南海的主权及海洋权益主张,对我国施压。

三、美国对南海仲裁案仲裁庭施加影响和压力

一、美国怂恿菲律宾单方面提起仲裁,对中国发动法律战和舆论战

美国不仅以“世界警察”的身份干涉、介入南海争端,还挑唆其盟国及其他国家借南海仲裁案共同挑战中国。2010年以来,美国推行“印太战略”,将其亚太“再平衡”战略和亚太“轴辐”安全同盟体系扩大到印度洋区域,实行两洋联结,形成大月牙形同盟与伙伴国网络,其战略意图是以合作与制约双管齐下,将中、印崛起规制在美国主导的国际机制和国际规则框架内。2016年3月,美国太平洋司令哈里斯提出印度、日本、澳大利亚与美国在亚太地区“联合巡航”,意在建立非正式战略同盟。3月17日,美国第七舰队司令托马斯建议东盟国家应联合建立海上力量在南海巡航,并承诺美国第七舰队将为此提供支持。此前托马斯同样鼓动日本将空中巡逻范围扩至南海。4月15日,作为美国“好盟友”的日本强拉七国集团通过一份关于海洋安全问题的声明:“我们呼吁所有国家依照国际法,寻求和平管控或解决海洋争端,包括通过国际社会承认的合法争端解决机制。”5月11日,主张与中国谈判解决南海争端的杜特尔特在菲律宾总统选举中获胜,美国通过各种方式要求其继续采取强硬的对华南海政策,配合美国的南海战略部署。此外,美国对世界各国进行游说和施压,要求其支持菲律宾,反对或至少不表态支持中国的南海立场。

二、美国为菲律宾有关仲裁活动提供多方面的支持和帮助

西太平洋地区成为美国重返亚太战略的重要舞台,而中国与邻国的海洋争端是其主要抓手。美国介入南海,频繁制造事端,旨在遏制中国,主宰亚太,维持其世界霸主地位。美国认为,《日美安保条约》是战后东亚秩序的基石,再加上美韩军事同盟,东北亚及东海地区已平衡,无需再平衡。美国从政治、经济、军事、外交各方面大力推动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主要针对南海及东南亚地区。把南海仲裁案放在此背景下透视,其幕后推手原形毕露。

2014年12月5日,就在中国发布《政府立场文件》前2天,美国国务院发表《海洋界限—中国在南中国海的海洋主张》,诋毁中国南海断续线的合法性。其支持菲律宾的仲裁请求,并为南海仲裁案仲裁庭有关管辖权裁决摇旗呐喊的意图十分明显。不仅如此,在仲裁庭作出管辖权裁决的前两日,美军拉森号驱逐舰进入我国南沙岛礁12海里海域。此后美军舰机多次在敏感时间节点上进入南海有关岛礁邻近海空域,实行所谓的“航行自由”行动。在今年年中仲裁庭可能作出最终裁决之际,4月27日美方发表声明:“美国和我们的地区及全球伙伴现在应采取清楚和具体的措施,支持以规则为基础的亚太秩序。”美国上述一系列有预谋的举动显然旨在为仲裁庭造势,配合其作出支持菲律宾、不利于中国的裁决。

南海仲裁案表面上好像是菲律宾“单挑”中国,实际上美国才是幕后的“仲裁员”,仲裁庭是傀儡,而菲律宾只不过是走卒。美国为南海仲裁案上蹿下跳,忙前忙后,歇斯底里地导演披着法律外衣的政治闹剧,目的是为其战略利益服务。中国不接受、不参与、不承认、不执行南海仲裁及其裁决合理合法。中国将继续坚持和平友好的外交政策及关于南海问题的一贯立场,坚决捍卫领土主权及海洋权益,维护南海地区的和平与稳定。(作者:王翰灵,中国社会科学院海洋法与海洋事务研究中心主任;
郑雅冉,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法学系硕士研究生)

四、美国拉拢盟国及其他国家就南海问题及南海仲裁案对中国施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