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机处

中国转向世界市场,美国转向全球战争

中国已经从一个高度依赖外国投资消费品行业出口的国家,转向基于公-私投资更高附加值出口的国家。

很大程度上,这源于他们失败的政策。西方经济精英越来越依赖于金融、房地产和保险业的短期投机,而忽略自身的工业基础。

作者为美国着名学者詹姆斯.佩特拉斯

中国早期的增长主要是因为廉价劳动力、低税收和放松跨国资本管制。外资和当地富豪刺激增长,获取高利润。随着经济增长,中国经济逐渐增加本土技术成果,对中国制造提出了更高的“国产化率”要求。

今年,中国成功收购库卡——德国最先进的工业机器人制造商。中国的战略是在未来数字工业里掌握优势。
中国正迅速将产业自动化,计划到2020年前机器人使用密度两倍于美国。
此外,中国和奥地利科学家成功发射了世界上首颗量子卫星,可确保中国的通讯安全。

大规模实习计划培养了技能娴熟的劳动力,从而提高了生产力。科学、数学、计算机和工程大学培养了大批高技术研发人才,其中许多人在国外学习过先进技术。

21世纪第二个十年,中国投资者转向德国、欧洲的最先进的行业巨头。2016年上半年,中国投资者收购了27家德国公司,相比之下2015年一年才39家。中国2016年在德国的总投资额可能翻番,达到220亿美元。

为了对抗中国的经济进步,奥巴马政府在国内高筑经济围墙,国外实施贸易限制,以及在南中国海战略贸易航线煽动军事对抗。

中国的增长和成功战略

美国官员逐步加大了对中国投资美国高科技企业的限制,包括38亿美元对西部数据公司和飞利浦照明业务的投资。

中国和美国目前正在走向截然不同的方向:北京正迅速成为海外高科技产业投资的中心,如机器人、核能,以及与技术强国德国开展合作。

图片 1

除了在国内筑墙,美国还通过TPP动员海外封锁中国。该协议目前已有北美、拉美和亚洲一些成员国。不过,TPP成员国无一削减与中国的贸易联系,相反,这种联系越来越多,这是对奥巴马“亚太再平衡”意味深长的注脚。

相反,美国正在纠集其最野蛮的盟友,对生产力最低的地区进行军事掠夺。

新世纪之初,中国开始立足于本土专利和工程技术发展高端行业,加大对民用基础设施、交通和教育的投入。

过去10年来,中国的增长率是美国的3倍。美国“重返亚太”,过度依赖军事威胁已经对其市场和投资造成了损失。中国“转向先进技术”证明世界的未来在亚洲,而非西方。

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也阻断了多起中国在高科技领域的巨额投资。

美国的“国内经济围墙”的确对中国某些投资者造成了负面影响,但华盛顿并无法削弱中国对美国市场的出口,反而对其在亚洲、拉美、大洋洲包围中国的企图造成更大损害。

在中国的全球投资继续主导世界市场时,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却一直试图实行贸易壁垒。

中国的成就是一个系统性的累积过程,既有生产力和创新的逐步提高,也有尖端技术的跃进式进展。

此外,华盛顿的“军事轴心”深化和扩展了中国和俄罗斯在能源和军事技术方面的战略合作。

在美国领导下,他们依赖军事征服掠夺公共资源,而中国则凝聚国内资源攻关先进技术。

出于虚伪的“安全威胁”,英国首相特蕾莎·梅阻止了中国巨额投资的核电站欣克利角C核电站。英国的借口是中国会使用其股份“从事能源敲诈,威胁在国际危机事件中关闭电力。”

奥巴马及希拉里“转向亚太”很大程度上是费力不讨好的围堵中国的军事战略,而北京“转向市场”成功地提升了其经济竞争力。毫无疑问,中国的政治经济模式优于帝国主义的西方,追随德国技术和生产力路径的中国将完胜美国的经济孤立主义和全球军国主义战略。

西方大兴贸易壁垒

只要某桩交易中中国是战略合伙人,美国都会尽一切努力阻止。

中国的战略是引进、吸收、升级,然后与欧美最发达经济体竞争。到20世纪最后10年,中国开始走向海外。渐进积累过程让中国有财力活跃收购海外企业。

当德国选择“伙伴关系”和利益共享时,华盛顿选择构建军事联盟对抗中国。但美日军事同盟未能吓倒中国,反而降低了他们在亚洲的经济影响。

2016年8月,澳大利亚以“国家安全”为由阻止了中国以80亿美元收购其最大电力网。

英美和德国处于守势。他们在经济上越来越无法和中国竞争,甚至保护他们自己的创新产业。

中国不再局限于投资第三世界国家的矿产和农业,而是希望征服发达经济体的高端技术产业。

澳大利亚、新西兰、秘鲁、智利、哥伦比亚、韩国以及中国台湾地区依赖中国甚于美国。

通过先进生产技术的引进和创新,中国正逐步在全球经济中占据优势,而美国在消费过去巨大的经济成果,促进战争破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