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机处

奥门金沙30064美国退出巴黎协议是对全人类安全和稳定的真实威胁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做出决定让美国退出2015年在巴黎达成的关于气候变化的历史性协议,巴黎协议是在联合国内进行25年的谈判之后才达成的,197个国家签署了协议。特朗普说,美国将立即停止实施在这项协议中承担的承诺,包括“强加给这个国家严厉的财政负担”,认为巴黎协议“将美国的财富重新分配给其他国家”。

巴黎协议的目标是避免到本世纪末与前工业时代相比地球平均的表面温度上升超过2摄氏度。确定做出所有可能的努力的集体承诺,将气温的上升限制在1.5摄氏度。至今已有147个国家批准该协议,它们占排放总量的80%。

2015年12月时任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认为巴黎协议“对于人和我们的地球是一个纪念碑式的成功”,因为它为“消除贫困、支持和平和确保所有人可持续的生活”代表着一个基础。在“为了减少因气候变化有关的威胁”的努力方面它还意味着一个“拐点”。特朗普使所有这些希望变得平庸。

2016年底地球的平均表面温度上升了1.2摄氏度,同时集中在大气层的二氧化碳超过了403ppm(ppm指一百万体积的空气所含污染物的体积数)。将温度上升到本世纪末限制在1.5摄氏度已是海市蜃楼。为了避免到本世纪末温度上升超过2摄氏度,集中在大气层的二氧化碳不应当超过450ppm。因为现在二氧化碳的集中年度间增加0.52%,这个界线在不到20年内将会被超过。

美国前总统贝拉克·奥巴马2016年9月在联合国大会上说:“面对全球的升温如果我们不下决心采取行动,我们将面临大规模的移民,城市被淹,国家消失,粮食的来源被破坏,因为绝望引起冲突……我们应当克服贫困,不让我们的孩子固定在一个超越他们的恢复能力的地球上”。

现在的趋势将导致到本世纪末地球表面的平均温度与前工业时代相比上升3.7—4.8摄氏度。在人类历史上这种趋势代表着一种空前的全球紧迫性。从中新世中期以来,上升4摄氏度还没有出现过。现在的趋势导致世界的变化,我们将留给我们最近的后代一个被人类仇视和不认识的地球。

巴黎协议不是灵丹妙药。在可能性不大的情况下,2015年12月在巴黎做出的所有的承诺全部履行,包括美国,人类将走上一条道路,使地球平均温度的上升在3—3.5摄氏度之间。

有关研究人员指出,“在间冰期的时期当地球表面平均温度上升2摄氏度的时候,海平面约上升5至9米。2摄氏度的界线并不保障安全,因为它将引起海平面上升数米,加上对生态系统和人类社会其他许多破坏性的后果。这个界线是非常危险的”。

为了避免到本世纪末二氧化碳在大气层超过450ppm,到2050年至少需要减少二氧化碳排放50%,到本世纪末消灭它的排放。这意味着至少将现在已经探明的石油天然气储备的三分之二放在地下。。

美国国家科学院的报告指出,“将二氧化碳的集中稳定在400至450ppm之间通常与可以接受的温度增加2摄氏度相结合,这有很大的可能性引起海平面比现在提高9米以上。为了避免在长期内海平面的大幅度上升,大气层中二氧化碳的集中应当减少到类似于前工业时代的水平:280ppm”。

2017年
1月,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的报告说,联邦政府已经将到2100年关于海平面上升的计划定为8米,这将使世界上多个沿海城市沉入到水下,包括美国的城市纽约、波士顿和迈阿密。

美国五角大楼2015年向国会提交的题为“全球升温对国家安全的影响”的报告中警告说,全球的升温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是一个“威胁的倍增器”。“全球升温对我们的国家安全是一个紧迫的和日益增加的威胁,将造成自然灾害的增加,难民的流动和争夺资源如水和食品的冲突。这种影响已经发生,与此同时,随着时间这种影响的范围、规模和烈度将会增加”。“在可以预见的将来全,球升温将对美国的国家安全产生多种后果。将加剧已经存在的问题,诸如贫困、社会的紧张、环境的破坏和领导者没有效率。这将威胁许多国家民主的稳定。”

美国退出巴黎协议意味着逃避它作为最近100年在大气层积累排放最多的国家的巨大责任。此外,还意味着对全球的居民它将以过分的比例继续污染全球的大气,过分囤积为了推动整个人类的发展的微小的大气颗粒。

美国只占世界人口的
4%,从1990年到2014年对积累在大气层的二氧化碳的26%的排放负有责任。工业化国家现在占世界人口的18%,同期对积累在大气层的二氧化碳排放的72%负有责任。

现在气候的威胁关系到整个人类,特别关系到贫穷的大多数人,这主要是世界人口中有特权的最富有和技术最先进的少数国家的责任,但是,它们却否认承担这种责任。特朗普做出的决定不仅是对人类的其他国家可耻的背叛,而且反对未来几代人的利益。

特朗普宣称的“中国闹剧”

特朗普在竞选运动期间曾经承诺美国将退出巴黎协议,因为他认为那对美国的经济是“有损害的”。此外,他多次宣称气候变化是一场“中国的闹剧”。

特朗普说,“在我的政府任期内我们将达到全部能源独立,完全独立。请想象在一个我们的敌人不能利用能源作为武器的世界上将发生的事情。我们将获胜”。他承诺为了达到这个目标将增加煤炭、石油和天然气的生产。

有讽刺意义的是2009年12月唐纳德·特朗普曾签署一封给贝拉克·奥巴马总统的信,发表在《纽约时报》上,占一整版,信中一个企业家的团体要求采取有效的行动打击全球的升温:“请允许美国作为必要变化的模式服务于保护人类和地球。如果我们现在不行动,在科学上不可辩驳的是对于人类和我们的地球不可逆转的灾难性后果将很快到来。”

特朗普在就任美国总统时,选择斯科特·普瑞特为环境保护局局长。普瑞特是一个怀疑气候变化的人,曾经14次在司法上起诉过他现在领导的机构。他认为,环境保护局是一个反对美国经济利益的机构,因此应当被取消。

美国能源部的特拉维斯·费希尔写的一份报告强调,“清洁能源的政策对国家电网是最大的威胁,超过网络攻击、恐怖主义和极端气候事件的威胁”。费希尔认为,太阳能和风能的电力能源不可信。新任能源部长里克·佩里曾委托费希尔对国家电网的可信度进行判断。可以期待结果他将对可更新能源进行攻击,推动煤炭和核能。

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在先前国会对他进行确认职务的质询期间,他认为美国应当留在巴黎协议内。

2017年5月27日,一个共和党参议员的小组公布一封给特朗普的信,要求美国退出巴黎协议。强调在这项协议中做出的承诺与取消由奥巴马政府推动的“清洁能源计划”的决定之间的不一致。他们指出,这项计划只是一个调控的负担,阻止企业家阶层创造就业和发展经济。“您已经向环境保护局发出指示,让它撤消‘清洁能源计划’。您签署的最重要的行政命令之一是推动能源独立和经济增长的EO13783……需要采取措施以便确保实现这些目标。”

“清洁能源计划”是2015年8月奥巴马批准的,目标是到2030年将二氧化碳和其他发电厂的温室效应气体的排放与2005年相比减少32%。聚集减少来自消耗煤炭的热电厂的二氧化碳的排放,增加利用天然气和可更新能源的发电量。

根据能源信息管理局的统计,在热电厂煤炭的消费在2015年当年排放了13.64亿立方吨二氧化碳,占所有来自电力部门二氧化碳排放总额的71%。比如,由于转移到风力能源,排放将大幅度减少,同时降低发电的成本。转移到天然气发电会产生类似的效果,使得在全国十多个电厂利用煤炭燃料发电在经济上是不可行的。使用天然气不仅更节省,而且将二氧化碳的排放与使用煤炭单位发电相比将排放减少一半。

2017年5月26—27日在意大利西西里岛举行的七国集团国家首脑会议上,首次不可能对这个问题发布一项联合声明。根据最后的公报,美国坚持它正处在“检查气候变化领域的政策和巴黎协议的过程中”。其他六个国家确认在巴黎协议中做出的承诺。

中国和欧盟已经重申履行它们相关的义务。在一份联合公报中指出:“全球升温是一个国家安全的事情和社会与政治脆弱性的倍增因素。欧盟和中国认为巴黎协议是一项历史性的成果,加速全球不可逆转的转向发展,降低温室效应气体的排放……巴黎协议表明由于分享的政治决心和相互信任,在有效地解决现在最关键的问题的建设中多边主义能够获得成功。中国和欧盟强调最高的政治水平的承诺,以便有效地在所有的方面实施巴黎协议”。

俄罗斯也确认保持在巴黎做出的承诺,承认由于美国放弃巴黎协议,该协议将被削弱。“显然没有关键角色的存在,协议的有效性将会减少”。

特朗普放弃巴黎协议的决定既在科学界也在美国居民中引起愤慨。4月底,在全国数千人游行支持环境和反对特朗普,他们的口号是“我们没有B计划”,“气候变化是现实的”,或“在一个死亡的地球上没有工作”。

美国企业一个广泛的阶层反对特朗普的决定,包括苹果公司、脸书、谷歌、李维斯特劳斯、联合利华、杜邦公司、易趣和耐克等企业。由1000家企业签署的一份公报指出:“如果我们在建设一种低碳排放的经济中失败的话,我们将让美国的繁荣处于危险之中。”

特朗普在让美国从巴黎协议退出时,不仅脱离了他的前任贝拉克·奥巴马的遗产,也对世界其他国家发出一个清楚的信号:美国不将气候变化看作是优先的事情。有些国家将继续他可耻的榜样,理由是不可能在经济上在国际市场上与一个无限制排放温室效应气体的国家进行竞争。当美国在2001年退出“京都议定书”的时候发生了类似的情况,当时乔治·布什Jr.就任美国总统。加拿大、澳大利亚、日本等国跟随美国的决定退出该议定书。

在巴黎协议的谈判期间,美国代表团对严重削弱协议就已经表现抢眼。美国坚持:1,巴黎协议在法律上不是有联系的;2,从协议的文本中排除工业化国家至少每年拿出1000亿美元给发展中国家,资助它们的减排活动和适应全球的升温;3,排除所有有关对从前工业时代到2015年在大气层积累的排放每个国家的责任;4,排除所有有关工业化国家向发展中国家按优惠的条件转让财政资金和技术的义务,以便让发展中的世界参加减排活动和适应全球的升温。

在巴黎谈判的官僚们最后面对这些要求让步了。工业化国家每年1000亿美元的承诺实际上被排除在巴黎协议之外。结果只只是在COP-21缔约方会议的记录中写上“意图”一词。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已经断言,放弃巴黎协议可能破坏美国的国家安全和经济。此外他警告说,如果一个国家留下一个真空,某个国家将会占据。“巴黎协议对我们共同的未来是重要的。重要的是美国社会和企业界动员起来,以便坚持将巴黎协议作为对我们的儿子们和孩子们的未来的保障”。

在退出巴黎协议的时候,特朗普总统将美国变成一个“流氓国家”,成为对整个人类的安全和稳定真实的威胁。

奥门金沙30064,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5月29日在《纽约时报》指出,“世界上最有势力的领导人正在威胁整个地球的安全”。“也许在损失成为不可弥补之前他被赶出剧场”。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地质学教授、气候变化专家政府间小组成员迈克尔·奥本海默5月31日强调:“现在我们有更大的可能超过3.6摄氏度升温的界线,由于不能取消的极端条件,地球表面和平均温度上升。这不是我们想生活的世界。”

美国国家大气研究中心的凯文·特伦伯斯提前称:“这对地球是一场灾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