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农业

媒体报道:豆油消费量与日俱减

目前,中国人厨房里的烹调油中,豆油占比约36%,比其后的油种高出三倍多。大部分的豆油用进口转基因大豆榨取。消费者对转基因作物的反对正在削弱豆油需求,并可能给数百亿元的大豆压榨产业带…

目前,中国人厨房里的烹调油中,豆油占比约36%,比其后的油种高出三倍多。大部分的豆油用进口转基因大豆榨取。消费者对转基因作物的反对正在削弱豆油需求,并可能给数百亿元的大豆压榨产业带来危机。
中国政府表示,转基因食品与传统食品一样安全,但更富裕的城市消费者正在用葵花籽油、花生油等非转基因油种取代豆油。
尼尔森去年的一项调查显示:约70%的中国消费者会限制、规避某些食品或成分,其中57%的消费者认为转基因不可取。
70岁的北京人刘先生与妻子在沃尔玛购物时说:大家都说豆油是转基因的。最好不要吃太多…我担心吃转基因食品…这种公众情绪已经打击了销售来自Euromonitor的数据显示,去年中国超市豆油的销售额为357亿元,下降了1%,替代油种的增长幅度在2%至6%之间。
食品服务公司爱玛克Aramark为中国60多个城市的银行、政府机构和学校供应配餐,该公司供应链总监Johnny
An表示:非转基因油正在逐渐取代。几年前,大约10-20%的Aramark客户会要求非转基因油,现在是一半以上。
美国大豆出口委员会亚洲区总监保罗伯克表示,公众情绪给他们带来了麻烦,迫使他们为豆油寻找新市场。目前对大豆进口的影响还不明显,因为大豆压榨更大的副产品是豆粕,用于动物饲料,随着中国畜牧业的发展,其需求依然强劲。
溢价的非转基因产品
尼尔森调查发现,超过五分之四的中国消费者将准备为非转产品花费更多,一桶5L的非转基因的豆油要比转基因豆油贵20%。但这并未给国内的大豆压榨产业带来福音。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豆油消费国,今年需求量为1600万吨,但大豆压榨依赖于种植转基因大豆的美国和巴西占中国年进口8400万大豆的86%。
中国禁止种植转基因大豆,小农场的劳动力成本高,生产力低,因此非转基因大豆成本高昂,售价高于其他地区。加工生产商们如中粮旗下的中粮控股,称要增加非转基因原料的采购,以满足逐步上升的市场需求。与此同时,由于与其他油种的竞争加剧,豆油加工商正在亏损,供给过剩使得今年以来中国的豆油期货下跌了18%,达到多年低位。
有的油企则采取更激进的措施来获取非转基因大豆。河南阳光油脂集团副总裁兼海外事业部总经理杨人懿透露,公司希望在乌克兰购买多达15,000公顷土地,种植非转基因大豆,油菜籽和向日葵等作物。那将会是非常大的土地面积。美国最大规模的农场平均面积为1052公顷。杨先生的团队去年对乌克兰进行了两次访问,研究了在那里生产,储存和加工油籽的可行性。如果在那里获得大片土地种植油籽,可能要花费至少2亿到3亿元。非转基因油主要是菜籽油和芝麻油,自去年年底开始营销新产品以来,已经占公司销售额的五分之一。
动摇的信心
中国对转基因态度的变化一直受到社交媒体及高调公众人物的推动。农业部力求缓解消费者的恐惧,开展教育活动,禁止宣传非转基因产品更健康的广告。但多年来屡经食品安全恐慌,消费者对能否保证安全的信心是动摇的。食用油是一个特别敏感的话题,尤其之前还有地沟油的丑闻,消费者总是很警惕。在沃尔玛购物的一位28岁的银行工作人员李先生说:以前都说豆油是转基因的,现在广告又都说是非转基因豆油了…我想还是买花生油吧,更健康一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